黎予笙

超喜欢小说、漫画,偶尔手残~
QQ:2768457531

前世今生的故事


第一世,他是一支烛。
在她进门之时,他只来得及看到她的轮廓。
然后,她把他吹灭。
第二世,他是一朵梅。
她将他摘下枝头,别上发簪。
而后,听着她的琴音,他渐渐凋零。
第三世,他是一块玉。
君王将他赏赐于她,只为博她一笑。
她誓死不从。
于是,她撒手人寰,他落地而碎。
……
上一世,他是一匹马。
乱世之途,他护她全身而退。
这其中,他用了血的代价。
这一世,他是一位将军。
她盼他举旗归来,
他却负她一世,身首异方。
下一世,他愿化作一棵树。
只静驻一旁,
待她安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没有很感动?
推荐啦!

水瓶是这样,人生亦是如此。

栽到他的手里

“小陌?你怎么……”姚韵儿慌乱的拉上被子,不知所措的垂下眼帘。

“我怎么回来了,对吗?”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两人,安陌冷笑一声,“我不在,你就是这样‘照顾’谭林的?真是出乎意料啊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谭林忽地把她搂住,理直气壮的看向安陌。“如你所见,我和韵儿……在一起了。所以,我们分手吧!”

“韵儿?叫的还挺亲热的。”安陌冰冷的声音让两人不寒而栗,“那好,我成全你们!不过谭林,你给我记住,不是你要求分手,是我把你甩了!”

忽然,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腰,蓝聿辰凑到她的耳边,说话带出的呼吸让她觉得痒嗖嗖的。

“陌儿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“你不是回去了吗?怎么又上楼来了?”知道他在帮她,安陌低下头,避开面前两人疑惑的视线。

“我舍不得你啊,不过没想到正好听到你们分手的消息。那么,陌儿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闻此,蓝聿辰勾起嘴角,拉着她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————

“蓝聿辰,你可以放开我了。”

“那可不行,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“可,可我们明明只是演……唔……”

他的唇压上来的那一刻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蓝聿辰带着一丝霸道、狂热的吻,让安陌的心跳漏了半拍。

“蓝……蓝聿辰,你放开!”

蓝聿辰松开她,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。而安陌,白嫩的脸早已红到颈下。

“陌儿,我可是当真了。这要怎么办?”

“你……”安陌垂着头,没有说话。

“你不说话?那就是默认了!”

蓝聿辰一笑,再次落下了他的吻。

“蓝聿辰,你……你混蛋……”

然而,蓝聿辰没有因为她的不满而停下,他的吻铺天盖地的在她额上落下,然后是眼睛,嘴唇,手也不安分起来……舌头灵活的撬开她的贝齿,霸占了她嘴里的最后一丝领域……

“陌儿……我离不开你了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他带有磁性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自口中传来。安陌心里那道最柔软的防御被击碎了,轻轻环住他的腰,开始回应他的霸道的吻……

安陌想,自己终究是栽在蓝聿辰手里了。

红尘·无言

偶尔来一首诗也不错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我
  停留在枝头
  看着你一步一步颔首而过
  你
  着着嫁衣
  画着红妆
  却遮盖不住微红的眼角
  你怀抱着的伤痕累累的古琴,
  我知晓
  那是你生辰收得的祝福

  我
  停留在枝头
  看着你一步一步与我擦身而过。
  我清楚的看到
  你要去的远方
  我知晓
  那里有我的归宿
  你会坐在我那
  被雪覆盖着的坟头
  抚着我赠与你的古琴
  和着一地的雪白

  只是
  你可曾注意到
  落在枝头的那一抹素色
  你可知晓
  初时立与你下誓言
  身披银甲的少年将军
  已在最后的沙场上
  失掉魂魄
  化为一地尘埃
  哦
  你没有注意到
  你的眼中
  只剩了那坟头残存着的微白的野苋
 
  是了
  无言的述说不过是红尘过后
  千年万年的等待
  阴阳相隔
  你我的距离
  只在年华流过的
  一缕红线

言情小段①

简单的文段,却是一个个暖心的故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  年安。
  这是她唯一记住的名字。
  她的记忆只有七秒。七秒前知道的事,七秒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 隔着一扇窗,她的视线里尽是那片蓝色的汪洋。
  我要到那里去。
  她这么想着,手已经伸向了那扇窗。
  “鱼姝。”
  他从她的身后抱住她,几根发丝落到他脸上。
  “不要再离开我了。”
  似是忆起了什么,那只手缓缓收回。
  良久,红唇微张,几个字从她嘴里飘了出来。
  “你是……年安?”
  几个字,带着一丝不确定,却触动了他心里最软的角落。一抹笑意在脸上绽开……
  鱼的记忆,不过七秒。
  但她的心,把他记了一辈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怎么样,就当是练习文笔吧~
('・ω・')

王妃,别回头!③

更新!更新!!更新!!!
('・ω・'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铭城,这个在崇焕年间独立出来的城市,却是异常的繁华。这里的统治者,据说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王爷,美貌、气质、胆识,没有哪样不高于常人。未见其人,城中姑娘们早已芳心暗许。然而谁不知晓,王爷的身边并无女眷,就连一个丫鬟也不曾见到。有人说,女子如小人,王爷是怕她们坏了自己的大业;有人说,王爷早已有了婚约,不愿违背誓约;还有人说,王爷讨厌女人……无论哪一种说法,似乎都不成立。于是,尽管众人心中疑惑,却无人再提及此事。
  偶有一天,城中出现一位少女。青衣黛群,唇红齿白,却令人感到一股寒气。未顾及周围不敢靠近的人群,少女微微抿唇,环顾四周熟悉却又陌生的建筑。六年过去,14岁的姑娘重返铭城,早已是物是人非。拨开人群,洛云潇径直走向铭城中心,那里一块匾上写着:熙铭府。
  换上清澈的眸子,洛云潇看向一旁的侍卫。
  “我要见熙铭王,请通报一下。”
  侍卫想了想,转身进府。直称王爷的名号确实不礼貌,但他也看出这是城外之人。更何况,她的美貌岂是有人忍心拒绝的。
  很快,男子皱着眉头出现在洛云潇的视线里,却在见到她的一瞬间愣住了。
  洛云潇被他留在了身边。只是,事情竟然进行得如此顺利?
  和计划中的一样,洛云潇设法取得了
宇文熙的信任,成为了他的贴身鬟,他身边唯一的女眷。然而,众所周知,熙铭王生性冷漠,对女子更是冷漠至极。来到府上几个月了,除去两人第一次见面,她也就见过宇文熙三次。
  修剪好花草,洛云潇叹了一口气。即使自己是他的贴身丫鬟,要接近他,还是那么困难。不过,要想完成计划,便急不得。
  忽然,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看到那双邪魅的眼睛,洛云潇心里一紧,下意识的往后退。
  “你很怕我?”
  宇文熙直直的看着她,微眯着眼睛那个,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  “不,不是……”
  洛云潇这才发觉自己的行为有失礼数,连忙底下头去。
  “也罢。去更衣吧,本王在外等你。”
  啊?
  与宇文熙一同出了铭城,洛云潇才知晓是陪他去庙里进香,只他们二人。这王爷出门都不带护卫吗?既是如此,洛云潇心想,那人定会出手!
  果不其然。几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很快包围了宇文熙。洛云潇站在一旁不为所动,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了些许不忍。宇文熙的身手确实不错,可那些人,是师父亲身调教的……眼看着宇文熙占了下风,洛云潇咬咬牙,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后,挡下一把大刀。霎时,鲜血弥漫……
  她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。
  她要亲手拿到他的人头。
  没错,亲手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次的文笔好像更差了😕

蓝色的彼岸花
高贵冷艳

王妃,别回头!②

学习任务太重,终于想起更新这回事了('・ω・'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事实证明,宋泽确实是一个合格的保镖。
  洛坤哪里会想到,绑架勒索这种事竟然会在自己身上发生。到底是爱女心切,他怎敢把此事说出去?急急忙忙地准备好赎金,洛坤正欲给绑匪送去,却见洛云潇跟着宋泽一蹦一跳地回了家。自此,洛坤才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了宋泽,毕竟宋泽的机智与实力是大家都看到的。
  后来的好才一段时间,洛云潇整日和宋泽腻在一起,不愿他离开半步。平日调皮的洛大小姐在宋泽的陪伴下也变得异常乖巧,甚至有一次洛坤路过她的房门,发现8岁的女儿竟然在学女红,还扬言要给自己做嫁衣。这样的日子,大概是洛云潇最难忘的吧。
  然而,好景不长,一把火打破了洛家原有的宁静。
  当洛云潇颤抖着被宋泽从藏身之地抱出来,洛家已是硝烟弥漫。恍惚间,一把刀朝他们刺了过来。未等宋泽反应过来,洛坤已经挡在两人身前,喷出一大口鲜血!
  “阿泽……保护好……”一口气还没上来,洛坤倒在了血泊中。那双眼睛直直的瞪着两人,不愿闭上。
  “走!”
  宋泽拉着洛云潇跑了出去……
  “宋泽哥哥……”洛云潇红着眼睛看他,已经是明显的体力不支了。
  “潇潇,对不起……”
  “我知道他们是来杀你的。哥哥,我不怪你。是他们……”
  “潇潇,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跑,一定要逃出去!”
  “那……你呢?”
  “放心吧,我会去找你的!”
 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,少年猛地把她往前一推:
  “快跑!别回头!”
  女孩咬咬牙,转身跑开……
  她相信他,就像那次他把她从绑匪手中救出来一样。
  约定好的地点,约定的人未来。
  洛云潇晕倒在地。一位老人路过,将她带离原地……

醒了就碎不着,起来发张萌图。
(别问我为什么,我就是一清纯滴妹子~)(嗯,这类图片很多呐('・ω・')

王妃,别回头①

  突然想到一个古风类型。
  原谅我文笔太差,可能真的不适合写古风。。
  (^m^;)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洛云潇,本王可是英俊潇洒、风流倜傥,不知迷倒天下多少女子。杀我?你真的舍得吗?

契子
  “潇潇,”少年焦急的看着身后浑身是伤的女孩,“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跑,一定要逃出去!”“那……你呢?”8岁的女孩紧紧攥着少年破烂的衣角。“放心吧,我会想办法脱身的,然后去找你!”深厚的追兵越来越近,少年猛地把她往前一推:“快跑!别回头!”女孩咬咬牙,转身跑开……

  “洛云潇。”男子的颈下正抵着一把匕首,确实一脸的不在意。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,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。“你当真要杀我?”
  那人摘下面具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。
  “不愧是熙铭王。”女子微微一笑,眼中尽是杀意,“宇文熙,你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。”
  “那我想知道,你我无怨无仇,为何杀我?”
  “无怨无仇?八年前你命人诛杀我洛家时怎未想过我们与你无怨无仇?!”女子加重了手中的力度,硬生生地在宇文熙颈下划出一道口,“上百条人命啊,你如何下的去手?我的爹娘,甚至宋泽哥哥,都为保护我而被杀害了……宇文熙,今天就是你的祭日!”

  洛云潇给他做了两年的贴身丫鬟,却不想,她也曾是一位家世显赫的小姐。
  铭城周围的盐矿甚多,洛家老爷洛坤便是这里著名的盐商。作为洛家的独女,洛云潇永远都是洛坤的心头肉,打不得,骂不得。8岁那年,因贪玩而偷跑出家的洛云潇遇上了宋泽。那时的宋泽躺在路边,脸色苍白,浑身是伤,是血,着实把女孩吓了一跳。众所周知,洛家大小姐虽然调皮,却是生性善良。当洛云潇发现他还有生机,便下了决心要救他。于是,洛坤心急如焚地带着家丁找到自家女儿的时候,便见洛云潇费力地拖着一个比她大了几岁的少年,身上沾满了鲜血。
  宋泽苏醒,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。睁开眼睛,他便看见一个女孩坐在一旁发呆,衬着脑袋,时不时还嘀咕着什么。见他醒来,洛云潇便是一愣,继而惊喜的凑了过来。
  “哎,你要喝水吗?听说人刚醒的时候喉咙会很干的。”没等少年回答,洛云潇已经端了水过来,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  见此,宋泽微红着脸,强忍着痛坐了起来。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这个女孩,他想,定是这女孩救了自己。嗯,他记得她身上的味道,很香。
  “怎么不说话?不会啊……大夫没说你是哑巴。”
  “……我不是哑巴。”
  “嘿,我就说嘛。”女孩朝他伸出手,“我叫洛云潇,你叫什么?”
  “……宋泽。”
  他轻轻握住洛云潇的手,殊不知,后来的他竟想这样牵她一辈子。
  或许是缺少玩伴吧,又或许是不愿看宋泽一个人忍受伤痛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洛云潇每天都会过来陪他聊天,解闷。宋泽很少说话,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她一个人的唠叨,偶尔也插上一两句,却并不提自己的故事。宋泽的伤好得挺快,没几天就能下床了,有时还会被洛云潇逼着在花园里跑一跑,跳一跳。在洛云潇的软磨硬泡下,洛坤终于答应让宋泽留在洛家。他既学过些许功夫,便成了洛云潇的贴身保镖。说是保镖,倒不如说说是玩伴。看着欢叫着离开的女孩,洛坤微微皱眉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的确,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人,他怎么能不担心?但这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也知道,宋泽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奈奈真的很努力了,求推荐!!!>_<